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仇和去向 仇和时期“上马” 三厅官“落马” 滇池BT现债务连环套

更新时间:2020-12-25 21:09:30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副厅级干部罗建斌春节后被调查后,滇池度假区SDIC董事长邱虹也被调查,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刑铮也被审查。其中,罗建斌和邱虹都有仇和分管昆明时在昆明周边滇池路工作的经历。英国电信修建的这条道路经过10年的建设,尚未竣工。

据中国商报记者掌握的信息,这条环湖之路现在陷入了债务链。该项目的承包商华丰建设(Huafeng Construction)已被陆续报道称,破产中存在一系列虚高债务的套路。具体到这个项目,不仅损害了施工队伍的权益,也影响了当地福电银行的债权。

记者核实,该小组组长王东华最近在上海接受诉讼,要求华丰与其关联企业之间的债务调解协议无效。此外,主持华丰云南部分破产案件的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收到了王东华反映的虚增债务信息。

更多信息显示,在华丰建设子公司的破产案件中,如沈阳、扬州等,同样的巨额债务也出现了,其贷款人、担保人、借款人、金额、调解机构、裁决法院、律师等都是一致的,涉及沈阳最大的未完成建筑。

此前,王东华指出,华丰夸大了与关联企业的债务,稀释了包括福电银行和他本人在内的项目在破产案件中的欠款。然而,王东华立即被跨省带走,处理此案的警察来自华丰建设总部所在地宁波象山县。资料显示,华丰高管在被捕前与象山警方同架出现在昆明。

滇池传

4月3日,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邱虹被告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此前,昆明某副厅级干部罗建斌被调查。罗于2009年2月至2019年1月担任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

4月1日,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刑铮被告知接受调查。何正兴早年在纪委工作,但2016年11月至2018年2月,担任云南省高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正科级)。

据记者了解,滇池路项目至少有一份2000万元付款申请,是承包商提交的,但目的地不是项目公司的账户。这个项目的承包商是华丰建设。这发生在邱虹担任滇池路项目主任期间。

而罗建斌在项目初期担任业主滇池管理委员会主任。作为一个BT项目,对承包商的进场和资金情况要严格控制和监督,邱虹也被认为与罗建斌有牵连。

除了反腐,这个项目最活跃的记者是一个工作团队。

2009年,王东华的施工队向昆明世纪华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华丰”)支付了300万元人民币的定金后,施工开始。但由于昆明华丰资金滞后,项目断断续续。到2011年3月,由于无法筹集资金,施工队被迫完全停工,但此时已形成近4000万元的外债。

随后,王东华的工程团队向昆明华丰索要工程欠款,但后者却无中生有。2017年,滇池管理委员会准备提供约2亿元,解决持续8年的项目拖欠问题。然而,昆明华丰开始申请破产,而王东华未能顺利申报债务。

此时,王东华发现,在目前申报的8.87亿元债务总额中,6.64亿元分为三笔交易,涉及三家公司,即天津凌锐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凌锐”)、天津胡阿祥安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胡阿祥”)、浙江世纪华丰基础投资集团公司。

工商数据和现有司法判决表明,上述三方存在明显的相关性。例如,天津凌锐的一位高管陈毅华同时担任众合华丰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合华丰”)的执行董事,众合华丰是昆明华丰的一家关联企业。此外,还有电话号码重叠等情况。有相当多的情况下,其他董事重叠。

更为一贯的是,这三笔债务均为违约形成(违约金为银行基准利率的四倍),其中两笔债务于2017年9月5日同时结算,另一笔于同年11月2日结算。调解员都是上海经贸调解中心的。

据此,王东华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举报华丰在此次破产中的债务膨胀行为,但王东华因涉嫌受贿立即被跨省逮捕。

之后律师梳理发现,上述套路不仅在昆明执行,同时期华丰建设沈阳、扬州等子公司的相关破产案件中也出现过。操作方法完全一致,金额巨大。虚增部分占破产债务总额的60%-70%,既逃废债务,又反手攫取剩余资产权益。

结合工商资料、司法裁决等公开信息,天津凌锐和天津胡阿祥也先后出现在沈阳华丰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华丰”)和扬州华丰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华丰”)的破产案件中,也是华丰转型为房地产的本土项目公司。

膨胀环

被舆论称为“沈阳第一未完工程”的华丰嘉德广场,是华丰企业房地产开发转型后的第一个项目。但该项目开发商沈阳华丰目前处于破产状态,审理地点不在沈阳,而是在华丰所在的宁波某区法院。

扬州华丰破产案正在扬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但巧合的是,王东华反映的三笔假债像“抄袭”一样出现在沈阳华丰和扬州华丰的破产案中。在沈阳破产案中,除了天津凌锐和天津胡阿祥两笔近5亿元的债务外,还有10.26亿元的债务来自华丰地产。

从时间上看,受理的破产案件依次是上海华丰地产、华丰建设(宁波)、扬州华丰、昆明华丰、沈阳华丰,但从相关债务纠纷诉讼来看,是沈阳第一,昆明最后。

以上债务形成的“程序”总体上是明确的:先通过担保涉及三方关联企业,违约后再签订新的还款和担保合同,可以进一步确定金额和主体。经上海市经贸调解中心调解后,由相应法院作出裁定,确认调解书的效力,必要时追加执行裁定。最后,这些债务将进入相应企业的破产债务。

但文书签名一致,同时办理,司法程序相同确认,主体、金额、人员相关性高,使得这一切都像是“抄袭”。另外,还有很多瑕疵。比如在不同的债务中,同一个上海律师有时代理债权人,有时代理债务人。

在收集了相关证据后,王东华律师最近在上海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调解和裁决无效,以证明这些巨额债务并不真实存在。同时,王东华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材料,申请中止昆明华丰破产案的审理,并希望法院将华丰涉嫌巨额债务的线索依法移交给公安部门。

此前,王东华在被捕前接受了宁波象山警方的采访。王东华事后告诉亲戚朋友,警方询问了王东华与昆明华丰相关管理人员的经济联系。2月20日,象山警方再次要求王东华与昆明某酒店谈话,主要是关于他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诉讼,并建议他撤回诉讼,未作记录。相关资料显示,香山警方实际上是和华丰公司的管理层一起住在酒店的。

在2019年3月13日生成的一段录音中,一名法官建议王东华撤销此案,并告诉他:“如果你被捕了呢?.....甚至逮捕你!.....最难过的是什么?钱来了,出来后老婆孩子不是自己的!”7天后,王东华被宁波象山公安经济调查所控制。

据他的朋友说,王东华前一天到达象山,当天与警方和有关方面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根据他发来的微信记录,王东华表示,谈话的主要内容是,有人希望他承诺妥协,放弃债务。据了解,4月3日,王东华被香山检方以“涉嫌贿赂非国家工作人员”为由逮捕。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