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蚂蚁借贷 蚂蚁商诚借贷纠纷案:尴尬的小贷是否适用24%利率红线

更新时间:2021-01-30 03:22:20

业界普遍呼吁,应将小贷公司定位为金融机构或地方监管金融机构。业内普遍呼吁将小额贷款公司定位为金融机构或地方监管金融机构。

10月25日,央行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小额贷款公司8332家,贷款余额9721亿元,前三季度减少19亿元。

根据报告披露的,小额贷款公司地区分布情况来看,重庆市的小额贷款公司虽然只有274家,在数量上仅排全国16名,但是在贷款余额上,却以1614.77亿元高居榜首,占了全国贷款余额的16.61%。根据报告披露的小额贷款公司地区分布情况,重庆虽然只有274家小额贷款公司,数量上仅居全国第16位,但贷款余额为1614.77亿元,占全国贷款余额的16.61%。

不过看看重庆的小贷公司,包括蚂蚁商业小贷、蚂蚁小贷、JD.COM通盈小贷、百度小贷、小米小贷、中安小贷、苏宁小贷、海尔小贷等。,不难理解为什么重庆小额贷款余额这么大。

消费板块还发现,与上半年相比,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减少62家,贷款余额减少42亿。

作为央行及银证保监管机构之外,唯一合法的放贷企业,小额贷款公司经过省级监管部门批准之后,只需在当地工商行政部门办理领取营业执照,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贷款业务。可以说,小贷公司确立了民间资本从事金融业务的合法地位。小额贷款公司作为除中央银行和银行、证券、保险监管机构以外唯一合法的贷款企业,经省级监管部门批准后,只需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领取营业执照,即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贷款业务。可以说,小额贷款公司已经确立了民间资本在金融业务中的法律地位。

然而,消费行业注意到,在本月18日的“2018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会长向维果再次提到小额贷款公司的法律地位和制度性质。

向维果表示,在小额贷款公司监管方面,仅前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2008年发布的23号文件,至今尚未出台国家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规定和业务管理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法律地位和机构性质长期未得到确认。业内普遍呼吁将小额贷款公司定位为金融机构或地方监管金融机构。

现在因为小额贷款公司是金融企业法人,所以是商业主体,不是民事主体。在司法适用上,适用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骗贷行为不能纳入刑法的骗贷罪范围。因此,他呼吁:希望国家有关部门重视解决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法律和政策保障,充分考虑政策的公平性和连续性。

从蚂蚁商城小额贷款面临的一系列小额贷款纠纷可以看出,这确实是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的一个痛点。

以今年6月份,杭州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蚂蚁商诚小贷与黄某的小额借款纠纷为例,早在2014年8月,蚂蚁商诚小贷向黄某发放了20万元贷款。截至2015年8月23日,黄某欠蚂蚁商诚小贷本金12.76万元,本金利息9031.33元。以今年6月蚂蚁商城小额贷款与黄小额贷款纠纷为例,早在2014年8月,蚂蚁商城小额贷款就向黄发放了20万元贷款。截止2015年8月23日,黄欠蚂蚁商城小额贷款,本金12.76万元,本金利息9031.33元。

蚂蚁商服小额贷款于2017年8月起诉黄,并向杭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从案件最终判决来看,蚂蚁商城小额贷款的利息主张被驳回。

消费者发现,法院依据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条例》指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不超过年利率的24%。贷款人要求借款人按约定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款人与贷款人约定逾期利率的,以约定为准,但年利率不得超过24%;贷款人和借款人已就逾期利率和违约金或其他费用达成一致。贷款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额超过年利率的24%。人民法院不支持。”

因此,本案法院认为蚂蚁金服商业小额贷款与黄约定的罚息利率过高,法院将其调整为年利率24%。法院只支持蚂蚁金服主张的贷款本金、本金利息和逾期利息的合理部分。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小额信贷行业为什么积极呼吁将小额贷款公司列为“金融机构”。

但如果小额贷款公司定位为金融机构,是否意味着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纠纷不再受“24%”利率红线约束?

消金界注意到,原本针对民间借贷纠纷的“法定利率”问题,最近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中。消费界注意到,原本针对民间借贷纠纷的“法定利率”问题,最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贷款合同纠纷中。

此前,在《贷款合同纠纷两案:吉藏与华北银行消费金融遭遇不同》一文中,讨论了“24%”利率红线问题。

2004年10月和2013年7月,中国先后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上下限,形成了中国利率市场化。但是利率过高,特别是一些金融机构利用复杂的合同条款和交易设计,导致无形的高利率,对弱势借款人极其不利,也会损害社会稳定和正义。

有的法院认为,金融机构作为在知识和资本上有很大优势的借贷机构,利率应该低于民间借贷,所以不应该高于24%的上限。

但是这个观点是有争议的。

在淘金场咨询的律师中,每个人的意见都不一样。

上海李蓉田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彭连根认为,《条例》是司法解释,司法解释可以作为判决的依据,法院可以根据《条例》进行判决。

北京汇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本基坦言,这确实是一个尖锐而复杂的问题。

他倾向于认为消费金融公司属于非银行金融机构,不适用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消费金融公司的贷款利率每年不受24%和36%的限制。

但北京维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认为,既然民间借贷不能超过24%,从法律上讲,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不能无限制,综合利率要定在24%以内。

这类案件也有先例,所以似乎讨论和争议还会存在。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