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一群人来轮奸我 联防员强奸案受害人丈夫:盼孩子长大不再受欺负

更新时间:2021-02-05 20:05:20

深圳11月15日,气温接近30℃。位于宝安区西乡街道办事处东头坊8号的名为“龙兴家电”的店铺门被锁上了。

10月22日,震惊全国的深圳联防队强奸案就发生在这个“龙兴家电”。强奸案发生后,杨德松和身心俱疲的妻子暂时离开了商店,而76岁的母亲为了保护儿子的家人和照顾上小学的孙女,从出租屋搬到了商店。强奸案发生后,公众不禁要问,作为联防队员,杨希礼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当众作案?自称“最懦弱”的丈夫杨德松,懦弱的根源在哪里?

a在异乡遇到一个老同学,没想到老婆一直不好意思

今年九月初,正当杨德松一家高兴吃饭的时候,一位多年不见的老乡突然路过杨德松家门口。正在吃饭的杨德松远远地看见那个人影向自己走来,他很熟悉。

当这个身影来到他面前时,杨德松发现是他村里的一个老乡,小学同学杨希礼。

杨德松早年从安徽阜阳来到深圳工作。无意间在异乡遇到了多年不见面的老乡同学,一起牵手。

出于友情,杨德松赶紧让妻子炒了几个菜,把杨希礼拽坐下。那天晚上他们喝了六七瓶啤酒。

席间,32岁的杨德松了解到,他的小学同学现在在宝安区西乡街做联防队。西乡街京北小区距离杨德松的龙兴家电所在的河东小区只有3公里。

穿着制服开着一辆闪着灯的电动车,这在杨德松眼里对联防队员来说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喝酒后,他们也给对方留了手机号码。

就是这种不经意的相识和用餐。从此,这个家庭成了杨希礼的目标,这个家庭的噩梦开始了。因为双方关系密切,只要杨希礼下班,就经常跑到杨德松家喝酒。时间久了,杨希礼知道老同学离婚了,老同学的妻子离婚后从安徽老家来到深圳与老同学团聚。

因为杨西丽隔三差五来他家吃饭,有时候杨德松和他老婆王娟在店里忙,杨西丽就大吼大叫让王娟给他做饭。

杨西丽在杨德松家的蛮横,就是杨德松夫妇喝酒后总在店外大吵大闹,让周围店铺和楼上邻居不满。有的邻居和店家甚至给河东小区的治安联防队打电话。

“我也是联合防御小组的成员。什么,我家不认我家了?”杨希礼在联防队员面前满嘴酒气的喊道。

“我们抓不到他,怎么办?”河东社区一位联防队员甚至说“不行动,就不行动”。

作为京北小区联防队成员的杨西丽,一度成为河东小区联防队的“心病”。

如果他和他的妻子不听怜悯,他们会被打

杨德松说,10月初的一个晚上,满身酒气的杨希丽又来到他的店里,声称杨希丽和妻子发生了冲突,希望妻子跟着杨希丽去劝她。

“大晚上的,让我老婆怎么处置你。”杨德松说当时想拒绝杨希礼的要求,不打算让妻子跟着他,但杨希礼认为“女人要劝女人好说话”。杨德松听了这话,无奈地同意妻子跟着杨希礼去劝他。

一小时后,杨德松的妻子王娟从外面回到店里。杨德松发现当时妻子脸色不对。杨德松问她的时候,她不怎么说话,所以杨德松也没有再问。

之后,王娟告诉丈夫,她不想再和杨希丽来往了。

妻子这些不寻常的举动和言语并没有引起杨德松的“警惕”。

事后,据王娟说,她前一天晚上和杨希丽出去了,杨希丽强奸了她,所以她告诉丈夫,她不想和杨希丽交往。

王娟认为杨希礼叫自己出去,是有预谋的。因为他觉得在丈夫面前抬不起头,担心丈夫会责怪他,所以回家后再也不敢向丈夫表白。

之后,杨希礼又来到了杨德松家。只要杨德松和他老婆不听摆布,他就给杨德松加拳头。

杨德松一直被杨希礼的拳头吓到。

10月22日晚,杨希礼和两个被纠缠的男人来到杨德松家。至于杨西丽的到来,杨德松还是以为对方是来喝酒的,所以之前就跟妻子说,如果来了,就说去了别的地方,所以杨西丽发现杨德松不在家,可能会自己走。

但真相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杨希礼进门后,让随行的两人在门口把风,开始与王娟作战。后来,在王娟的顽强抵抗下,他通过殴打、拉扯和掐脖子的方式强奸了王娟。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这个过程中,王娟的丈夫杨德松躲在商店卧室旁边的一个杂物间里。杨德松听到床板嘎嘎响才报警。在警方和参与逮捕的联防队员面前,杨希礼不顾武装抵抗终于被制服。

这时,一直躲在杂物间的杨德松冲了出来,一拳打向杨希礼。

c没有报警,因为他害怕妻子被杀

震惊全国的强奸案发生后,精神遭到严重摧残的王娟在家中多次割腕自杀。杨德松面对媒体,指责自己是世界上最“懦弱”的丈夫。

妻子被强奸时,他躲在杂物间,没有站出来。大众甚至认为杨德松不如吴大郎。武大郎敢于面对妻子的屈辱,而现代版的“武大郎”面对上门的西门庆却是缩头乌龟。

记者当场发现,“西乡派出所快速出动警力”的电话号码就贴在案发的店铺里。如果杨德松忘记了这个电话,他总会想起110报警电话。

让大众不解的是,除了墙上贴的报警电话外,距离龙兴家电门10米的东头坊10号,就是河东社区警务办公室,就在河东社区公安联防大队旁边。

面对每天的报警电话,面对10米外的派出所和社区联防大队,大众不禁要问,杨德松的妻子被强奸时为什么选择沉默?

关于公众的质疑,杨德松表示,当时没有报警是因为他认为老乡、小学同学杨希礼不会对妻子采取黑手,听到隔壁杂物间的床板声才知道问题严重。

杨德松还表示,要找铁冲出门将,杀死在床上对妻子施暴的杨希礼。考虑到他有一个80岁的母亲和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如果他杀了杨西里,谁来照顾母亲和孩子?因为这个考虑,杨德松最后选择了沉默。

似乎在某些方面,杨德松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一个负责任的父亲。但事实是,他在对母亲“孝顺”、对孩子“负责”之前曾经“胆小”,这一次是无法补救的。

单亲家庭无助于创造“懦弱”的丈夫

作为联防队员,一向有权在众人面前执法的杨希礼被深圳宝安警方逮捕。这时,杨希礼一家人坐不住了。

事发前几天,杨西丽的老母亲几乎每天都来杨德松的店里骂人,声称王娟勾引儿子,王娟是自愿发生性关系,儿子没有强奸王娟。

"她每天站在我的商店前大喊大叫。"杨德松的老母亲杨旭石表示,起初他们并不认同杨希礼老母亲的无理纠缠。事发后,杨希礼的老母亲带着杨希礼的孩子来到门口,破口大骂,说儿子入狱后,他会把未成年的孙子送到她家,让她抚养。

“你做错了,让我们养孩子,我们为什么要为你养孩子?”店里的杨旭出去还手了。

除了这些,杨希丽的老母亲在门口骂的很累,杨希丽的两个姐姐也会冲到门口轮番谩骂。

辱骂中,杨西丽的两个姐姐说,如果弟弟坐牢,三年两年就出来,杨德松的四个孩子出来后几乎不能保证安全。

这种傲慢令人发指。

同时,在谩骂中,杨希礼一家还要求杨德松去派出所撤诉,称双方通奸。

面对对方的嚣张跋扈,胆小如鼠的杨德松真的跑去报警辞退了此案,据说还因为离开派出所被警察骂了一顿。

面对无休止的谩骂,这位76岁的老太太终于跪在杨希礼母亲面前:“我媳妇和你儿子通奸?没有正义!”

76岁的杨旭石说,虽然她和杨希丽的老母亲来自安徽的同一个村庄,但她来侮辱杨希丽的母亲之前并不认识她,因为她从家乡来到深圳已经很多年了,已经忘记了村子里的人和事。

犯罪嫌疑人做了违法的事情后,其家人为什么会当众跑到被害人的店铺前,狂妄自大,通过无休止的侮辱对被害人及其家人造成二次伤害?

事后杨旭实分析说,杨希礼的老母亲和家人轮番骂人,可能是因为杨德松“无能”,杨佳没有其他男人的考虑。

深圳没有帮助,家乡没有亲人。这些东西杨希礼家都很清楚,这也成了杨希礼家敢来威胁的理由。

经历过这次灾难,在记者面前,说起儿子的胆怯,杨旭以为儿子从小没有父亲,生活在单亲家庭。后来他从老家来到陌生的广东,在垃圾里捡吃的,被路人冷眼相迎。长此以往,他形成了胆小怕事的性格。文字/图形记者王

这位32岁的男子在妻子在自己面前被虐待时选择了保持沉默。

10月22日,在深圳联防队员强奸案中,一方面,公众将质疑的目光转向作为丈夫的杨德松,另一方面,犯罪嫌疑人杨西丽及其家人的行为也遭到了公众的唾弃。

上一页12下一页

一个穿制服的联合防卫队在犯罪现场巡逻

照片由杨德松CFp提供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杨德松不是强奸案的唯一证人。面对懦弱的父亲,杨德松13岁的女儿跑到祖母徐租住的家中,向祖母报告。当奶奶赶到“龙兴家电”和杨希礼“拼命”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杨德松是一个怎样的人,有怎样的成长经历?他和家人怎么看待这件事?

一个15岁的女孩和妈妈一起去南方广州捡破烂

一个32岁的年轻成年人在妻子被强奸时选择沉默,不符合舆论常识。公众在关注事件本身的同时,不禁要问,是什么造就了杨德松懦弱的性格?

老母亲杨旭说,她一生为杨家人生了四个孩子。前三个孩子都是女儿,后来他生了杨德松。

当时安徽阜阳临泉老家很穷。家里有四个孩子和六个人吃饭。杨德松的父亲只能在地下工作。20年前的1991年,他56岁的妻子在治理淮河时因过度劳累和疾病去世。那一年,杨德松才12岁。

妻子去世后,家庭的支柱崩溃了。以前她挣钱养四个孩子,现在经济来源没了。靠种2亩薄田养家是不现实的,尤其是还未成年的杨德松。

匆匆娶了19岁的女儿后,在广东亲戚的带领下,56岁的杨旭实和15岁的杨德松乘了几天火车南下广东广州,开始捡破烂,养孩子谋生。

杨旭说,刚来广州的时候,即使是捡破烂,也要找个地方遮风挡雨。为此,她用手里仅有的70元钱租房子,以至于身上带的钱都快花光了。为了让儿子吃饱饭,她不得不拿着方便面盒子去火车站和人多的地方乞讨。

每天,杨旭和儿子走在广州的街头,翻垃圾桶。有时候甚至在小区楼下看到住户扔的剩菜,舍不得吃的杨旭会给儿子吃。

杨旭实说,另外,有时候母女俩饿了,会“捡垃圾吃”,会“孩子变成‘垃圾孩子’”。之后娘俩一路接从广州到深圳。

B 15年前,杨西里开摩托车不给钱

度过难忘的日子后,17岁的杨德松用母亲收垃圾赚的500块钱买了一辆摩托车,开始用摩托车载人赚钱。

刚到深圳,对当地交通不熟悉,载着人的杨德松几乎不能在短时间内把乘客送到目的地,这引起了乘客的不满,有些人甚至拒绝支付车费。

几个月后,已经两年没有回过安徽临泉老家的杨德松,第一次回老家给死去的父亲扫墓。这次,杨德松骑着摩托车回了老家。

1996年,在杨德松的家乡临泉,摩托车是一个新事物。杨德松把这辆摩托车带回老家后,引起了杨西丽的注意。杨西丽不得不花钱买这辆摩托车,但事实是,杨西丽把车开走了,但从未给过杨德松任何钱。

从安徽回到深圳的杨德松买了一辆新自行车,开始在街上捡破烂。

刚上小学两年的杨德松,用了一个简单的从捡破烂到捡破烂的飞跃。

从最初收集酒瓶和废塑料,杨德松后来收集了一些旧家电,包括一些旧电视。晚上回家后,在灯光下,杨德松开始拆卸这些旧电视,久而久之,他学会了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修理电视。

之后,杨德松在深圳宝安区租了一个门面房,开始收集旧电视并进行维修,然后将这些维修过的电视卖掉。

c的两个妻子留给他四个孩子

因为修电视,杨德松认识了一个同样在深圳工作的山西女人。后来,两人结婚了。山西女子为杨佳生下两个女儿后,因思念山西老家,最终离婚。山西女人带着小女儿回到山西生活。

他前妻再婚后,觉得把女儿带在身边是个负担。两年后,她把小女儿送回深圳,由杨德松抚养。

现在9岁的两个女儿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这些坎坷经历。

离婚后,杨德松用自己修理电视和卖二手电视的微薄收入抚养两个孩子,赡养老母亲。

杨德松老家的大姐得知哥哥离婚的消息后,一直在老家找哥哥。之后,她姐姐带着同样在村里离婚的王娟去深圳见她在王娟的哥哥。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王娟发现杨德松是个老实人,不久他们就结婚了。

婚后,给杨家添了一女一子。今天女儿5岁,儿子3岁。

两个大女儿每学期要交4000多元的学费。另外,七口之家吃饭穿衣,日子很不好过。但杨德松很少对母亲、妻子、孩子发脾气。从一个“垃圾小孩”到七口之家的一家之主,虽然不富裕,但杨德松在遇到王希礼之前一直觉得还算幸福。

杨德松:再这样,我就杀了他

如果还有,我宁愿杀了他!我期待孩子长大,快快长大。也希望儿子女儿以后比我优秀,不要再被欺负。老婆还是老样子。唯一能支撑她的就是每天和孩子在一起。她生了最小的女儿和儿子。

城市新闻:你老婆现在不住店里了?

杨德松:之前,街道妇联来找我们,给我老婆做了体检和心理调节。现在,有很多人关注这件事。一些市民甚至在我们的商店前停下来看它。现在老婆心理压力很大。我给她找了个临时住处。

城市新闻:找个地方暂时住,谁来照顾她?你有四个孩子,我发现你的小女儿和儿子也不在店里。

杨德松:我的店这几天关门了。我在那里照顾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而两个大孩子现在上学。他们每天中午回来吃饭,妈妈来给他们做饭。

城市新闻:杨希礼一家声称你老婆“勾引”他儿子后,你老婆想过自杀?

杨德松:杨希礼家根本不是人。老婆怎么勾引他?老婆天天陪着我,一起吃饭睡觉,修电器。他的家人说“通奸”只是他儿子摆脱惩罚的一个理由。

城市新闻:发生这种事,你为什么选择沉默?

杨德松:我真的很怕被他打。喝酒后,他看起来不像自己。他喝酒后经常来我店里喊,有时候还会在店里摔物品。有时他拿着警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吓得孩子们面面相觑。我们不想惹他。我们为什么要惹他?

那天晚上他来我店里的时候,我以为他看到我不在就要走了,就和我老婆商量说我出城了。但我没想到的是,老婆说我去外地了,他居然在家虐待老婆。

城市新闻:这不应该是你沉默的理由。

杨德松: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待妻子。后来发现,想到了四个孩子和一个76岁的母亲。如果我伤害或杀死他,我会进监狱。谁来抚养四个孩子,谁来赡养母亲?

城市新闻:你一直很怕他?

杨德松:9月份在深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并不害怕他,因为我以为他是我的家乡,小学同学。他年龄相仿。你怕什么?后来随着他越来越来我家,经常醉酒打人,他就有点怕他,然后就想尽可能的躲着他。

城市新闻:他打了你多少次,打了你老婆多少次?

杨德松:不记得打过我几次。她对我妻子大喊大叫。

城市新闻:你妻子被羞辱了。你后悔自己的选择吗?

杨德松:肠子都悔青了,以后都没了。如果还有,我宁愿杀了他!

城市新闻:你老婆这几天心情比较好?

杨德松:谈不上。还是老样子。唯一能支撑她的,就是她天天和孩子在一起,生下了最小的女儿和儿子。

城市新闻:杨希礼被捕后,他母亲在你家门前大骂放风,说他儿子出狱后不能保证你孩子的安全。你害怕吗?

杨德松:怕也没用。孩子们将来会越来越大。我必须保护孩子们。我期望孩子们能很快长大成人。也希望儿子女儿以后比我优秀,不要再被欺负。

杨旭时:为了孙子,人生第一次下跪

城市新闻:你什么时候来广东的?

杨旭实:一言难尽。他父亲今年去世20年。他在修淮河的时候,过度劳累而死。我43岁的时候生了儿子。我妻子让我在儿子死前抚养他。后来,我的家乡发生了饥荒。除了我儿子,我家还有三个女儿。作为一个农村妇女,我无法养活我的孩子。小女儿19岁的时候我和她结婚了,然后我带着儿子从安徽去了广东。我的家乡没有亲戚。

城市新闻:你什么时候知道你媳妇被欺负了?

杨旭时:那晚我就知道了。我住在离我儿子的商店不远的地方。那人来我儿子店里的时候,我孙女看到了,跑到我那里告诉我,那个姓杨的又来打她爸爸了。我知道杨希礼又闹事了。我是从家里和孙女赶过来的,但是来晚了,媳妇就被欺负了。

城市新闻:你又老又弱,打不过杨希礼。

杨旭:打不过他?我刚把这个老骨头处理掉,就和他打起来了。欺负人,可惜来晚了。

城市新闻:你在店里为什么还大白天关门?

杨旭石:我是来照顾儿子的。我的两个孙女中午放学后必须回来吃饭。我必须为我的孙女们做饭。前几天他妈妈和两个姐姐天天站在我家门口诅咒她。后来她三四岁的孙子带过来,我家过不去。如果门开着,他家可能会有骂声。孙女放学回来我才开门。

城市新闻:听说你给闹事的老太太下跪了?

杨旭的:他家太欺负人了。他们每天在我家门口骂人。这还是个村子,因为她知道我老家没人,所以欺负人。否则,她不敢。两个媳妇都被儿子打走了,老婆跑了。现在她来我家找我媳妇了。她的儿子也被判了刑,她最清楚儿子是不是人。

她和两个女儿轮流来我家门口骂。我的家人无法忍受。四个孩子都被吓死了,我跪下让她走。

以前带孩子乞讨的时候,从来不跪。我快80岁了。没想到会给别人下跪。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跪下。没办法。

杨晶晶:如果他被逮捕,他不会欺负他的父母

城市新闻:妈妈被欺负了。你害怕吗?

杨晶晶:害怕。

城市新闻:爸爸妈妈对你好吗?

杨晶晶:对我好,我的两个姐姐和弟弟。

城市新闻:那天那个男人来你家的时候,你和你妹妹在干什么?

杨晶晶:我姐姐和我正在做作业。我父亲看到那个人来了,就跑进屋藏了起来。

城市新闻:你为什么不躲起来?

杨晶晶:那个人不会打我和我妹妹的。我看着那个人来了,他带了两个人。他之前打过我爸,我看着他拉我妈,我就偷偷溜出了门跑到奶奶家告诉奶奶。后来奶奶跟我回来了。

城市新闻:该男子被捕。

杨晶晶:我听了我父亲和祖母的话,我被逮捕了。我再也不会来我家欺负我爸我妈了。

◎跟踪联防队员整改帷幕

震惊全国的强奸案发生后,河东社区明显加大了社区联防队员的巡逻力度。

在“龙兴家电”前,每20分钟就有一名闪着警示灯的联防队员经过。在河东社区联防大队,距离店面10米,办公室里有几个联防队员在值班。

事发后不久,深圳宝安警方对杨希礼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31岁的杨希礼早在2004年就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之后又因打架斗殴被多次拘留。河东社区联防大队一位联防队员表示,深圳这些社区联防队员大多在外省注册,当地年轻人不愿意当联防队员。早年在社区招募联防队员的门槛很低,甚至只需报名,交一份身份证复印件,简单培训后就可以直接在联防队工作。

11月15日强奸案发生后,京北社区公安联防队办公楼黑板上写着通知,要求联防队员提供当地派出所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身份证复印件、学历证明、健康证明。在此之前,所有的联防队员都拿到了联防队员审批表,需要层层审批后才能上岗。15日下午,宝安区有关部门向京北小区下发了关于整顿联防队员的文件。至此,整顿联防队员的大幕已经在深圳拉开。

文字/图形记者王

上一页12下一页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