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黛玉葬花词 “黛玉葬花”和“共读西厢”这些名场面都来自这段故事

更新时间:2020-11-30 17:40:18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点击观看视频:

其实,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样的词,光看文字,是非常容易谱成一首婉约凄清的小曲的。但是王立平先生不愧是真的用心做《红楼梦》曲子的人。《葬花吟》这首曲子一共花了一年又八九个月创作,某天,王立平突然想到「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这句时,便突然间意识到,这不应该是一首低头葬花,更应该是昂首问天的音乐,于是,他把这首曲子写得宏大又凄婉,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到位了。

引|元春传话让宝玉和姐妹们都住进了大观园。贾琏偶遇了一个姑娘,媚若无骨,娇态万千,便动了心思。

一个是阆苑仙葩太急促

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姐妹们住进大观园正值花开时节,园内「良辰美景,赏心乐事」皆齐备,黛玉择了潇湘馆,宝玉住进了怡红院。

这天,凤姐的孩子出喜了,凤姐叫厨房十二天之内不许煎炒,贾琏也得斋戒半个月。贾琏趁机和之前看上的多姑娘偷腥,平儿拿到证据,瞒着凤姐,和贾琏调了一回情。

这月二十一就是宝钗的生日,她今年也算是将笄之年,贾母给她庆生,请人唱了一出《醉打山门 》,戏毕,凤姐指着其中一个戏子,笑道:这孩子活像一个人。湘云看了一会,笑说像是林姐姐,宝玉忙给她使眼色,黛玉果然拉下了脸,一声不吭便离了席。

宝玉只得去找黛玉,黛玉赌气将宝玉赶走了,宝玉来到了一处空地,想起《南华经》上说,「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又想起戏中「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唱词,似是顿悟了什么,急匆匆回到了怡红院。

茫茫着甚悲愁喜

纷纷说甚亲疏密

从前碌碌却因何

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

黛玉、宝钗和湘云来找宝玉,发现了他写的东西,还有一首偈子。

你证我证,心证意证

是无有证,斯可云证

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宝钗听了,忙站起身说宝玉悟了,都是昨天那首曲子惹的,这些道书禅机是最能移性的,忙给他讲五祖弘忍求法的故事,黛玉笑道,连她们两个都所知所能的,宝玉不知不能,还学人家参禅呢。宝玉于是不再乱想。

茗烟给宝玉带来一包东西,原来是王实甫的《西厢记》和汤显祖的《牡丹亭》一类的书,宝玉专门挑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读起了书,黛玉见了,和宝玉一起读了起来。

贾环使坏烫伤了宝玉,王夫人直骂赵姨娘生了个黑心下流的种子,赵姨娘于是找马道婆施咒作法,宝玉和凤姐皆得了怪病。宝玉养了足月,才好起来。

这天,宝玉被薛蟠拉去喝酒,他遇到位长相清秀的公子,那人名叫蒋玉菡,小名叫琪官,正是贾府请来唱戏的戏子。宝玉得逢知己,与他互送汗巾,最后又喝到深夜才回,丫鬟们正要歇息时,宝钗又来了。

黛玉担忧宝玉,深夜探望,晴雯被扰了睡梦,就回道,不管是谁,一律不准进,黛玉听晴雯这般语气,又听到屋里传来宝钗的声音,不免胡思乱想起来,哭着跑回了潇湘馆。她心中愁苦,不能入眠,提笔写下了一首诗。

正是: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莫,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岁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续|五嫂的儿子贾芸,论辈分是宝玉的侄子,他讨好凤姐,让她帮自己安排了个差事。宝玉的丫鬟小红碰巧遇到贾芸,便心生情愫。宝玉看到葬花的黛玉,宝玉能够理解黛玉这种情怀吗?他们的关系会如何变化呢?

剧评

这里是《红楼梦》微剧场的第四部分,对应电视剧的10到12集,和原著中第二十一回到第二十八回的部分内容。主要讲述了宝黛的爱情故事,间上了小红和贾芸的桥段。因为剧情跨度比较大,所以也对原著有一定的改编。而这部分「共读西厢」和「黛玉葬花」等,则是《红楼梦》中最著名的几个段落之一了。

先说说「共读西厢」一段。其实在小说原文中,他们读的是《会真记》,而这故事是唐代元稹所写的,《西厢记》则由元代王实甫所写。《会真记》和《西厢记》是同一个故事,但是结局不同。《会真记》的主角元稹是一个始乱终弃的男性,但《西厢记》里的张生是一个有始有终的角色,最后两人终究在一起了。

那么,他们读的是《会真记》吗?《会真记》原文不长,也很容易找到,于是我找了来,但却发现在《会真记》文中,并没有「银样镴枪头」这样的词句。

不过,王实甫的《西厢记》第四本第二折里倒有这句话。联想到第二十三回回目名为「西厢记妙语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那么,很有可能宝黛在故事里面读的并不是《会真记》,而只是王实甫的《西厢记》。

但为什么叫《会真记》,一是可能那时这两名相通,又或者是作者增删批阅所未到,又或者联想起脂批说《风月宝鉴》后被批阅增删为《石头记》,这里甚至有可能是伏《风月宝鉴》与《石头记》的关系,但这几种想法都是可能,总之特别说一下。

而后面「黛玉葬花」剧情的前后,原著中宝玉有两段和薛蟠出去吃酒的段落,电视剧把两段与薛蟠喝酒的剧情进行了合并,其实是相当好的改编。不仅让剧情更加顺畅,还用宝玉在外的花天酒地反衬了黛玉对贾政叫宝玉的担心,从而让观众对黛玉的境况更加同情,于是把「黛玉葬花」这一场的情绪衬托得更强烈。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正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初看《红楼梦》之时,因为这段诗词写得实在太悲,难免会觉得是不是有些过于伤春悲秋了。毕竟只是之前宝玉那边的一些误会,但是这《葬花词》中全都是「死」「丧」「葬」啊这样的词语,写得虽好,但会不会有用情过度之嫌呢?对应葬花词里面的那句「侬今葬花人笑痴」来说,就是这整首词有些「痴」了。

不过,这次读红楼,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因为红楼梦是一本草蛇灰线的书,所以当葬花词读到「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它里面提到了黛玉自己知道,葬花这件事情很「痴」,但她随后感慨,「他年葬侬知是谁?」

我疑心,或许葬花这一段,是要伏八十回后原本的黛玉之死的段落,也就是说,黛玉此时写的这首诗,就如同谶语一般,要说她将来怎样地死,而她如今葬花,正是要伏将来她被收葬的时候。而如果《葬花词》是要讲黛玉自己的死,那么这段的情绪就变得非常合适了。想来应该是「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不过可惜可叹的是,原作者的红楼未完,而程高的续书又不合原意,想到晴雯的死是何等动人,原作者心中黛玉的死将会是怎样的场景呢?只能感慨了。

晴雯之死

特别说一下《葬花词》的曲作者王立平先生。87版《红楼梦》的配乐一直是中国电视剧配乐的一个高峰,而《葬花吟》则无疑又是《红楼梦》配乐中足以堪称伟大的一首。其实,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样的词,光看文字,是非常容易谱成一首婉约凄清的小曲的。

王立平,国家一级作曲家

但是王立平先生不愧是真的用心做《红楼梦》曲子的人。《葬花吟》这首曲子一共花了一年又八九个月创作,而他在作曲时,却总觉得自己在某些地方没有做到。在当时,写字台前面就放着这首《葬花词》,某天,突然想到「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这句时,便突然间意识到,这不应该是一首低头葬花,更应该是昂首问天的音乐,于是,他把这首曲子写得宏大又凄婉,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到位了。

这首葬花词不应是对小儿女情调的反应,而应是一首对整个命运和时代的哀鸣和叹息。而这首曲子之好,又及这段电视剧拍得之好,当观众看到这段时就会明白。其实这恰好也是《红楼梦》这书的妙处,看起来是儿女情长,女儿之事,讲述的却是对一个时代,甚至是对整个人生的叹息。不过,初次看的观众,此时还不了解红楼梦后面的走向,如果是重看,定会更加感慨。

葬花这段说的有点多,再说些其他的。关于前面的宝玉参禅,他竟觉得自己「悟」了,随后又被林妹妹宝姐姐点回来,其实是很多中二少年常有的事情。在年纪轻时,因为接触到了一些哲学观点,便突然间花很多精力去想,开始思考起人生的意义。不知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时候呢?

只是,因为这个年龄没有经历过生活的真正疾苦,所以这种思考常常是浅层的。不过,虽然宝玉此时的「悟」是「假悟」,但这短短的「参禅」一段,却预示了他最后出家的结局,有理由相信,在作者最后设想的结局里,宝玉是真的「悟了」,并且出家为僧。

说起来,「宝玉参禅」和「黛玉葬花」两篇距离很近,应该都是对他们最终结局的伏笔罢。

这段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小红和贾芸,他们两个篇幅还真不少。而且这段故事里,贾芸小红的故事,和宝玉黛玉的故事是交替写来的,就如同一个出现,另一个便躲了一般。

小红和贾芸

为何偏偏这两个笔墨多呢?有一个蛮巧合的地方,比如小红是林之孝的女儿,名叫「林红玉」,其实和黛玉仅有一字之差。

庚辰本脂批里说,又是个林,「红」字切「绛珠」,「玉」字则直通矣。这里特别说明一下,「绛」就是「红」的意思。而黛玉乃「绛珠仙子」,所以,与「晴为黛影」一样,小红很可能是另一个黛影。

而这还有旁证。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宝玉之前曾经写过三个字,请晴雯贴在门斗上,那三个字正好是「绛芸轩」,也可以和小红与贾芸有对应。又有贾芸在家中,别人也叫他二爷「芸二爷」,而且贾芸为人正直,长相俊秀,虽通世情却不让人讨厌。所以,他们俩的形象,有宝黛二人的影子,还真有很大可能。

绛芸轩

另外,电视剧中简化了元春寄灯谜回来,大家一起猜灯谜取乐的段落,又把它放到了后面的第21集里,这是有点可惜的,因为这灯谜的段落也是在早期预言主要人物的结局,和之前十二钗判词是类似的。

原著这段还有对贾政非常细节的正面描写,比如贾母给贾政猜谜,为了让老太太高兴,场面更热闹,贾政虽然一听就知道谜底,但故意说错了七八次方才道出答案,而当他出谜题时,先遣宝玉告诉了老太太谜底,结果老太太一下就猜出来了,贾母有了面子,更是体现了贾政细处的用心和孝顺。很多人说贾政是个卫道士,我倒觉得贾政在年轻时很可能是个宝玉这样的人物呢。

除了灯谜这段,薛蟠他们的酒令,其实也对应了这些女人的命运。有人认为这些酒令对应的是他们每人的妻子。也即宝玉对应薛宝钗,蒋玉函对应袭人,不过薛蟠是否对应夏金桂,还有云儿的酒令又对应谁,说法则不一,就先不谈了。

这里特别提一下宝玉把蒋玉函的汗巾给了袭人这件事情,这是一个典型的红楼梦式写法。即用前面的一个小事,预言后面的一段大事。很多地方都是类似的。篇幅不太够,便也不特别再说明了。

关于红楼梦,每期想要说的都很多,但也需要考虑到大家可以接受的时长,所以就说到这里吧。

说回故事,黛玉葬花这段,看起来「痴」,但实际上却是一段伏她将来结局的叹息。而此时不远处,宝玉正向她走来,他们会有怎样的对话呢?宝玉能够理解黛玉这种情怀吗?他们的关系会如何变化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之前的《三国演义》有漏发的,借着这次做《红楼梦》,之后会在二条对应补发《三国演义》~

收到很多留言鼓励,很多朋友都在木鱼做了《红楼梦》之后,开始啃起这部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真是很欣慰的事情。

大家觉得内容好的话,也请转发给更多人看到,并点亮“在看”哦~多谢各位支持。大家晚安!

- THE END-

更多你也许会喜欢的故事:

《红楼梦》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三国演义》官渡之战:

关注公众号「木鱼水心」,

让电影丰富生活!

关注公众号后——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