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禁止下国际象棋 盘点古人娱乐活动:射覆演变成酒令 六博棋“涉赌”被禁止

更新时间:2021-02-23 19:04:05

春天很美,所以很多人选择出去看美丽的河流和山脉。即使呆在家里,人们也有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可供选择。

作者赵雅丽

明代《朱瞻基行乐图》,明宣宗正在玩“投壶”游戏。

那么,在物质生活远不如今天丰富的古代,人们是如何娱乐自己的呢?事实上,古人对演奏有着不同寻常的热情。当时的娱乐活动并不比现代人少,比如摔锅、捣药丸、马球、蹴鞠等。不仅达官贵人喜欢,民间也有不少追随者。

这些游戏中,有的持续了几千年,涌现出一批“高手”。有些游戏也发展成了今天的体育运动,有些游戏由于其“赌博”性质而逐渐被历史淘汰。

1 历朝历代都有投壶高手

 唐代壁画 《马球图》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抛壶,又称射壶,起源于西周的射礼。射礼是西周“六礼”之一。在当时,射箭是贵族男性必备的六大技能之一,也是最重要的军事技能和生存手段之一。

射击仪式,以射箭为主,集选拔、比赛、仪式与音乐、宴会、颁奖仪式等为一体。,并形成了固定的礼仪,包括大射礼、宾射礼、燕射礼和国射礼。大人物是皇帝和王子为祭祀和选拔士人而举行的射击仪式;客射是诸侯出现在皇帝面前或诸侯相见时举行的射击仪式;燕射是天子或诸侯在燕息之日举行的射礼;乡村射击是当地官员为推荐好人而举行的射击仪式。射礼前后,经常招待客人,邀请客人射箭是必要的礼仪之一。主人和客人应该轮流表演射箭。而主人邀请客人射箭,客人也无法拒绝。

但由于拍摄仪式在一定程度上是用来观察双方对军训的重视程度,所以“炫耀”的色彩过于明显,与主客交合的气氛也不是很和谐,有时室内场地也不允许大规模的拍摄仪式。“或者是因为场地不够宽,不足以让张厚注意到它,或者是因为宾客的人群不足以让官方做好准备,不可能得到拍摄仪式。”后来,

抛壶放弃了箭的力量,保存了抛的天赋。它讲究从容、修身、专注的特点,所以很受士大夫的欢迎。抛锅游戏也有一整套严格繁琐的礼仪。在《礼记》中,在《掷壶记》和《邵毅》中,通过掷壶介绍客人来访,主人向客人取出箭。客人和主人之间有三个要求和三个让步。客人向主人顶礼膜拜,接受主人献上的四箭,主人回答膜拜。然后嘉宾和主持人互相敬礼。敬礼后,主人和客人跪在桌子上,准备扔锅。之后专职“四舍”进入锅内,将两个锅放在主人和客人对面的垫子上,分别对着客人和主人。一切准备就绪后,音乐家们开始演奏小夜曲,著名的诗经《海狸头》,比赛开始了。

比赛时,主持人和嘉宾站在离壶五到九英尺的地方,依次向壶口投掷箭,投掷壶的动作要与古乐的节奏相协调。对于每一次投篮,“分区投篮”都对投篮者施加了一个“计算”,即得分。每人投出四支箭后,便是一场比赛,“司射”将在得分桶前“立马”作为胜利者的得分标志。比赛有三场。胜者为胜者,败者为酒罚。

可见,摔锅是一项讲究礼仪的活动。是宴饮时必不可少的正式礼仪和高雅娱乐,在上层贵族社会流行。但在史书记载中,摔壶也有张扬的成分。《左传》记载了公元前530年金召公与齐景公之间的“斗锅”事件。

晋王继位,周王室和鲁、齐、秦、楚诸王都来祝贺他。召公和齐景公铸造了罐游戏,而召公的称霸世界的野心,对齐景公说:“我有酒如水,肉如山岳。可惜我只是个附庸。如果我打中了,我应该是诸侯之首!”当齐景公听着的时候,他感到很不舒服,并给了年轻的召公一个教训。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水桶锅”的故事。

后来,扔锅在民间流行起来。这也极大的促进了抛锅的发展,不仅产生了很多新的花样,也增加了难度。有的人在锅外设置盲屏投掷或反向投掷。

在史书记载中,每一个朝代都出现了一批准确度高、格局令人瞠目结舌的“明星”投手。比如《西京杂记》说汉武帝时有个郭舍人,擅长摔锅,能“互掷百余次”,也就是说,连掷百余次也不中断,这样高超的技艺也得到汉武帝的奖励。“每次给汉武帝扔锅,都要给金帛”。

魏晋时期,随着抛锅活动的广泛流行,人们对抛锅设备进行了很大的改进,如在锅口两侧增加了两个耳朵,为抛锅增添了许多花式样式,如“一二”、“关二”、“跳二”、“连中”、“胡荃”。《颜氏家训》写于南北朝时期,记载了当时抛壶的新鲜玩法和技巧。比如原来的抛锅是在锅里装红豆,这样抛出的箭轴就不会跳出来了。当时锅里没有红豆,箭就能跳出来,人抓住了又扔。这就导致了“倚竿提剑,狼壶,豹尾”的打法,“莲骁为上”。“莲花箫”是指射进壶嘴的箭弹出后准确落入耳朵,连续射出五箭,五箭全部弹回落入五个耳洞,箭轴呈莲花花瓣状展开。

隋唐时期,掷壶游戏也很兴盛,很多诗词中都有记载。李白在吟中说“皇帝抛壶,少女多,他笑必有闪电”,李商隐在《送远》诗中说:“总是吸毒,但少女们不会停止抛壶”。

宋元时期,掷壶仍在士大夫中流行。宋代大学者司马光对娱乐泼罐这种违背古代礼法的风气十分不满。他对摔锅做了全面的总结。他希望通过摔锅,“可以治心,修身养性,为国,观人。”

到了明代,随着社会的发展,摔锅越来越盛。万历二十年,谢的《五杂杂杂》记载当时投掷壶类不下三十种,如“春眠、听琴、倒插、卷帘门、采雁、转蝶”根据万历时期各种学生所写的侯军《虎扑打箭》,当时的铸造方法多达140种。明代沈邦在《万书杂注》中记载了一个名叫苏乐胡的人,因其高超的摔壶技艺而被称为“绝摔壶”。苏乐锅不仅可以在背后扔锅,还可以用三支箭同时射出三个锅,而且绝不会失手。

到了清代,仍然有一些贵族和学者喜欢扔锅。清朝末年,摔壶日渐式微,但仍在宫中流传。

2 “带血”的六博棋

   宋代 《蕉荫击球图》 故宫博物院藏

除了摔锅,还有六堡棋也广为流传。又叫博Xi、陆博。六博棋出现在春秋战国之前,非常流行。当时叫“抛锅”。

六博棋以食子取胜,是棋与棋的鼻祖。它是从模仿军事制度和士兵训练演变而来的,是一种雅俗共赏的古代娱乐。当时从宫廷贵族到利民百姓,都乐此不疲。春秋时期,农村“男女杂坐,饮酒思念,向六个博客扔锅”。

六博棋由棋子、岐伯和博巨组成。双方各有六个儿子,在游戏中“抛六棍,下六盘棋”,互相攻击,互相迫害,互相残杀。六堡棋原本是一种具有竞技性质的棋类游戏,但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赌博手段。所以历史上与六博棋有关的故事,多少有些冲动和血腥。

《史记·刺客列传》记载荆轲时,提到荆轲有一次漫游邯郸,与一个叫陆居坚的人下棋时发生争执。陆菊剑生气了,冲他吼。荆轲默默出走,再也没有见面。强壮的荆轲没有生气,双方也没有大的冲突,但是宋闵公没有那么幸运。《左传》和《史记》记载,周庄王实际上是在十五年内用六堡棋杀死了国君宋闵公。

南宫长万将军是宋国大侠,武功高强,战功卓著,深受宋闵公器重。公元前685年夏,齐宋联军为鲁国打了一场全胜,齐宋联军大败。南宫长湾被俘。在周、的调解下,齐鲁与宋讲和,将南宫长湾归还宋。在剧中说:“我过去尊重你,现在你被鲁释放了,我就不尊重你了。”南宫长丸被主人嘲笑,失望地离开了。

秋天,南宫肠湾陪宋闵公去梦泽打猎。与他同行的宫人让龚敏下令让南宫长丸徒手表演几尺高的绝技抛戟空。南宫长万奉命耍了几招,大家都夸他。宋闵公嫉妒了。他命人带博局去玩南宫长丸,罚他大打补酒。

南宫长丸六博棋不行,输了五盘,喝了五碗酒。这时候他已经醉了七八分钟,不肯接受,只好再赌一次。宋敏一语双关道:“你是个败将,怎敢与我争胜?”南宫常万羞得说不出话来。

正在这时,有人来报告周庄王死了,周诺国王即位,派使者向他祝贺。南宫魁自荐,宋闵公当众大笑。“就算宋国没有人,我也不会让一个俘虏做特使。”南宫长万恼羞成怒,又因为酒精,大骂他无能。然后他挥动六格棋盘将宋闵公击倒在地,宋闵公当场死亡。后来,南宫张万义除了造反什么也没干。不久,南宫长湾被宋国旧族势力东征,逃亡他国。后来南宫长湾被俘,带回宋国,剁成肉酱。

在后世,人们似乎忘记了吸取教训。随着六博棋越来越流行,越来越容易挑动人的神经。历史上广为人知的“七国之乱”似乎与六堡棋有关。

汉朝的皇帝,从汉文帝到汉宣帝,都是六博棋的忠实粉丝。宫里还设立了一个“戴博赵”的职位,与皇帝下棋。汉文帝统治时期,同姓刘氏家族的诸侯势力逐渐壮大,太子刘英就是其中之一。表面上看,他仍然是朝臣,经常派吴王刘闲到长安来联络感情。

有一年到了长安,汉武帝任命齐、为“喝伯”,就是边喝边打。刘闲的六堡棋老师“轻狂自大”,所以刘闲也是锋芒毕露,面对皇太子,他们不知分寸。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争棋,刘启一怒之下把棋盘砸在刘闲庙上,刘闲当场死亡。

汉武帝把的遗体运回吴。王武刘英很伤心,生气地说:“我死在长安,为什么要送回来?“中国皇帝必须把他的遗体运回长安安葬。从此,刘英心里有了疙瘩,说自己病了。帝登基后,因晁错伐宗室,刘英以“清君侧”之名,联合楚王、赵王起兵,为“七国之乱”。

为什么六博象棋会导致血腥场面?东汉时,班固曾尖锐地指出,六博棋输赢的关键不是智力竞赛,而是掷筷时的运气,容易产生“赌一把”的心理。而且六博是一个重要的酒展,往往伴随着酒,输的人要罚酒。下棋输了的人,内心本来就不平衡。当他们再次喝酒时,他们被刺激去努力战斗,做出出格的行为。后来在班固等学者的倡导下,围棋逐渐兴盛,六堡棋逐渐失去了群众基础。晋代以后,六堡棋基本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3 射覆由占卜游戏发展成酒令

古代在六博棋基础上改进的稻壳也很流行,类似于后来的掷骰子。乍浦存在于汉代,盛行于晋代。类似六博棋,还有执板。角是指棋子或棋盘。抱娇就是玩骰子输赢。根据传说,这种游戏是一种“胡剧”,在北魏和时期从西域传入,然后在宫廷中流行起来。唐代作家张硕曾在《赠翠儿庵人间词话》中写道“十五红妆服楼,夜持钩”,可见持之流行。

这首诗提到了另一种游戏,隐钩。这是一个猜东西的游戏。它来自一个浪漫而美丽的故事。汉武帝勾践夫人,生来总是握着拳头,见了汉武帝才能伸出来。当她打开它时,她把一个钩子放在里面。后来逐渐演变成藏钩戏。可以很多人玩,游戏很简单,就是让人把一个钩子藏在手中,猜猜钩子藏在谁的手中。在唐朝,这种游戏非常流行。李白《宫中杂歌曲词》写道:“更怜月夜,宫女笑里藏刀。”岑参的《敦煌太守后庭歌》写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喝醉了就迷上了红烛。”

在唐代,由于娱乐活动的繁荣,一种劝人喝酒的游戏在宴会上很受欢迎。该剧大致如下:首先,在倒置的杯碟中藏一件物品或一张写有文字的纸条,口头念一个行话让人猜。如果你不能正确猜测,你将被罚款。这种游戏在唐诗中经常被背诵,如李商隐《无题二首》中的“隔着春酒,暖着我,我提示你如何下注,我们一组一组,在深红的灯光下掷骰子”

社稷作为一种酒令,一直延续到明清。《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提到诗是用来拍和盖的。这种游戏需要玩家用典故和诗词填饱肚子才能应付。

其实射击游戏早就有了。只是那时候,还不是字谜,是真猜。用围巾之类的盖住东西,让人猜。隐藏的物品多为生活用品,如扇子、笔墨等。猜测,可以根据器物的形状,也可以根据当时的时间,还可以根据文字或几个字的意思,然后做出猜测。是一款集卦和趣为一体的游戏。自汉代以来,皇帝、将军、学者和学者都喜欢玩射击和覆盖游戏。根据《韩栋·方硕传》,东方朔是大师。东方朔曾经猜想汉武帝盆下的壁虎得到了很多奖励。一个朝臣拒绝接受,对东方朔说:如果你能猜出我在盆子里放了什么,我愿意被打100棍。如果你猜不到,我会得到奖励。结果,东方朔又猜对了,朝臣不得不挨100棍。

4 古代的高尔夫运动“捶丸”

现在知道吹箫的人不多,但在宋代吹箫是一项非常流行的运动。“打”是打击,“丸”是小球。就是用棍子把球打进洞里,它的打法和今天的高尔夫很像。垂丸的前身可能是唐代马球中的走珠。唐朝初年,马球传入中原,成为上流社会流行的竞技活动。但由于马匹昂贵,场地有限,中晚唐出现了“步行球”。人们不再骑马击球,而是保留了马球的规则和工具,决定用脚踩棍子击球取胜。唐代诗人王建曾写过《宫词一百首》,第七十三首是《步步打球》,《在庙前铺两层楼,冷食宫人踏歌打球》。有一半是来拜的,在棚里拿了一等奖。”

北宋在逐级打法的基础上,将球门改为球窝,使其更不受地形限制,发展了“吹弯”。根据元代写的《万经》,、宋、都喜欢打丸。宋徽宗·赵霁,一代球员,喜欢吹弯。他的装备也是边金顶玉饰的顶级球杆。这个包是个骗局。

宋朝的时候,女人也玩吹碗。据宋魏泰《志》记载,有一个叫的县令,在邻县娶了一个叫徐的县令。当李中娶了他的女儿,他买了一个女仆陪他。一天,女仆手里拿着扫帚在大厅前扫地。她看了很久的地下洼地,泪流满面,哭着说:“我小的时候,爸爸在这里,洞是个球窝,在戏剧里指引着我。我老了很久,两个地方都没变。”钟离听完,小心翼翼地询问女孩的来历,她说她是一个县长的女儿,被卖为婢后。看着地上的洼地,女仆想起了玩搓的场景,可见当时搓的盛行。

当时连小孩子都很喜欢这个游戏。孩子玩吹弯的时候,因为体能有限,只能玩小规模的游戏。所以吹弯在孩子手里得到了提升,变成了“角球”。宋代《芭蕉影打墙角图》描绘的是两个孩子在绿林树下的芭蕉里打墙角。一个孩子拿着小木棍蹲在地上,想锤黑角,另一个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球是否被击中。

当然,很多家庭“担心”孩子中“角球”的泛滥。宋代范公甫的《郭婷录》记载,范仲淹的孙子,北宋官员袁腾,小时候爱打角。范仲淹担心自己玩东西会失去理智,每次劝谏都不肯听。最后他命令人用锤子把球打碎,碎片散落一地。

5 民国时北京城有“赛马会”

赛马也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娱乐,在古代被称为“驰骋”。春秋战国时期,形成了赛马和马术活动。“赵武灵王骑射”是指韩从北方少数民族中学习骑马射箭,充分发挥骑兵技能。汉代,赛马盛行于宫廷。汉武帝酷爱赛马,经常举行赛马活动。出土的汉代画像砖和陶俑中有许多赛马图像。

到了汉代,除了赛马,还形成了以马术为基础的马术技巧,比如骑手在马上做出各种形状,或者高难度骑射,或者争夺一等奖。在山东沂南的石墓中,甚至发现了女骑士的形象。

赛马和马术在唐代盛极一时,自唐太宗李世民以来,马术被列为军事训练科目。与此同时,像鼓掌和鞠躬这样的娱乐活动在军队和法庭上也很受欢迎。到了宋代,骑术更加成熟,有人曾为皇帝表演过各种骑马术,如骑马、跳马、倒立上马、躲马镫等。宋代政治家孟的《东京梦录》记载了许多马术表演。

元朝时,蒙古人进入中原之前,有过走马、骆驼等活动。继丁琪媛大都之后,它给中原地区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游牧文化。每年春天,皇帝带领皇室和文武大臣前往草原城市,秋天后返回冬季居住。每年6月的好日子,贵族们都会在北京举办一场“骗马”活动,就是赛马。当时是“国家级”比赛。参加比赛的贵族们穿着同色的“独生子”,每人手持一根带铃铛的彩色手杖,比赛了三天。同时,大都城也开展了民间赛马活动。

清代,北京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举行赛马比赛。正月在白云观、安定门、德胜门外,二月在太阳宫,三月在先农坛,六月在黄寺,八月在广安门外,九月在钓鱼台。10月之后,天气转冷,赛马停止。

除了传统的赛马之外,清末北京还出现了一种叫做“马会”的西式赛马活动。当时顺天府在西便门外莲花池附近建了200多亩荒地,变成了赛马场。马场里有看台、票房、马圈和骑师休息室。比赛当天,赛马场内外都是人群。每张门票和彩票窗口都标有骑手和马匹的号码,顾客可以购买一种赛马门票或多种赛马门票。“马会”一直持续到民国后期。后来这种活动逐渐式微,赛马场消失了。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