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闺蜜干政 朴槿惠称闺蜜干政比例不足1% 舆论问要到多少才不行

更新时间:2020-10-16 17:14:27

12月19日,本是朴槿惠大选胜利四周年的纪念日。

四年前在大选中获胜后不久,朴槿惠在光化门广场发表感怀说:“让每一位国民感到幸福和打造百分之百的大韩民国,是我的梦想和愿望。”然而四年后,在同一个地方,正举行连续第八个星期要求其下台的民众集会。

据《中央日报》12月19日报道,由韩国国会朝野议员、司法界人士等组成的弹劾审判委员团与工作代理人团,公开了朴槿惠于16日向宪法法院提交的答辩书细节,对国会对其弹劾表决通过的5项违反宪法、8项违反法律事由均表示“根本不是事实,没有任何证据”,并表示要驳回其内容。

报道称,朴槿惠代理律师团试图将所有指控推卸一空的态度,再次激起了韩国舆论新一轮的指责。

答辩状细节被韩媒批评

朴槿惠方面在答辩书中对于有关闺蜜崔顺实泄露青瓦台机密文件、“厨房内阁”、涉嫌干政的指控辩解称,并不是在总统的指示下转达给崔顺实的,泄露的演讲稿在内容上带有宣言性质和抽象性质,难以视作泄露机密”;而且“前总统卢武铉的哥哥卢建平被称作‘烽下大君’;前总统李明博在任时,其胞兄国会议员李相得也是通过多方途径向总统转达信访诉求”。

答辩书还称,“崔顺实干政一事并不属实,没有得到证实”;“单就媒体提出的质疑来看,如果对崔顺实等的参政比例加以量化,则与总统的施政总量相比还不足1%”。

在有关听取崔顺实等人的意见任命指定人员为部长和副部长或调任公务员一事,答辩书解释称:“虽然参考了社会各界的意见,但最终是总统行使的人事权,所以没有错”。

而在涉嫌收受企业贿赂方面,答辩书称:“总统没有在这方面收受过经济上的利益,未与崔顺实进行合谋,并不知道她收过钱”;还表示“指示有关首席秘书官要积极解决中小企业的困难是在施行国政,不存在收受第三方贿赂的故意性”;也“没有强制要求企业向财团出资”,“并没有在提供一定代价的条件下拜托企业提供资金,故收受贿赂上的‘故意性’无法成立”。

在有关世越号惨案当日的行踪一事上,答辩书称:“朴总统在发生世越号沉船当时在正常上班,并要求有关机构全力救助受害人,在发生大规模人身伤亡情况后立即前往中央灾害对策本部进行了现场指挥”,“尽管在应对上有部分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只是依据国民的感情就追究宪法和法律上的责任,这是没有道理的主张”。

在关于弹劾审判程序一事,答辩书称“受贿罪等嫌疑只能等到对崔顺实等人的一审刑事审判进行了充分审理后才能确定”,“即使有证据,也并不是可构成罢免总统的重大违法行为”;“因为崔顺实与朴总统有交情,就让朴总统为崔顺实的错误负责,这违反了宪法上禁止连坐制和自负其责的规定”。

对答辩书的陈述,韩国媒体反响激烈。《韩国民族日报》、《 中央日报》、《 朝鲜日报》、《民族日报》和韩联社等韩国主流媒体的评论纷纷表示,“按照朴槿惠总统的荒唐逻辑,因为‘崔顺实干政内容不足总统国政执行总量的1%’,所以‘崔顺实干政’问题便可直接被合理化。不知在朴总统眼中,幕后实权人物干政究竟要到何等地步才能被算得上是20%、30%。”

评论还称,将支撑崔顺实干政和权利介入的总统的所有执政权限反说成是“执政的一个过程”,是朴槿惠在积极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

对于世越号惨案的答辩,有评论称在官邸一边“盘头”一边进行“非正常工作”的朴槿惠总统是在案发7个小时后才到达了中央灾害对策本部,如今却用“正常工作”、“火速”之类的字眼来自我美化。并且,朴槿惠方面还是未公开世越号沉船当天朴槿惠总统具体的行踪。

同时有报道更指出,大企业总裁们早在国会国政调查过程中便承认,有关Mir和K体育财团捐款是因为“难以拒绝青瓦台的捐助要求”。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18日报道,多数政界分析人士认为,朴槿惠正在试图将弹劾案从政治问题转向法律问题,这实际上是试图通过法律攻防拖延时间,为自己作为总统的剩余任期时间尽可能硬撑。《民族日报》也认为,朴槿惠试图通过激烈的法理攻防战来延缓宪法法院做出决定,是尽量拖延时间以重新集结支持层并给宪法法院施加压力的策略,从而寻找反转的机会。

韩国《国民日报》18日报道称,针对朴槿惠当天公开的答辩状,网络上骂声一片,多数网民对朴槿惠这种全面否认各种证据的“厚颜无耻”态度感到震惊又愤怒。

《中央日报》称,朴槿惠的答辩内容也遭到了在野党的齐声反对。共同民主党代表秋美爱在脸书上称“这是荒唐的辩解”;国民之党前代表安哲秀更是直接形容朴槿惠“厚颜无耻”。

“身为曾经领导大韩民国的领导者,对已经证实的事实采取否认到底,欲与国民抗争到底的态度,让人们不得不收起最后一丝的怜悯。”国民之党首席发言人孙今柱说道。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朝鲜韩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郭锐此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表示,如果宪法法院在明年1月就对朴槿惠一案作出裁决,那么韩国即将迎来3月大选,这对于韩国在野党来说,留下的政治时间就不多了,而这也是为什么在野党在朴槿惠事件当中保持高度关注的原因。

目前,弹劾审判委员团与工作代理人团已决定起草意见书,对该答辩书进行反驳,并计划最晚于22日提交宪法法院。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