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邦资讯网

热点
分享有价值的互联网新闻
淮邦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后藤建二 阿富汗爆炸造成8名战地记者殉职 他们用生命记录希望

更新时间:2021-02-23 22:06:23

两起爆炸袭击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造成数十人伤亡。死者中至少有八名记者。这一天也被称为全球媒体最难过的一天。

在战火纷飞的杀戮场上,士兵奉命互相伤害,平民无辜卷入,只想逃离,却有一群人带着摄像机和麦克风,从安全的地方主动冲进前线,只为向全世界展示真实的战场。他们是战地记者。

近年来,随着局部战争和恐怖袭击的升级,战地记者的死亡人数仍然很高。根据国际新闻协会和保护记者协会提供的信息,1987年至2014年,700多名战地记者在报道战争和武装冲突的过程中丧生。

第一位“职业战地记者”拉塞尔打动南丁格尔 成立救护队上前线

英国人威廉·霍华德·拉塞尔被称为“第一职业战地记者”,或“第一著名战地记者”。根据新闻史,罗素的出现象征着职业记者的成熟。

拉塞尔为《泰晤士报》工作。1848年,丹麦王国和今天位于德国北部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公国爆发战争。罗素前去报道,1850年在战场上负伤。幸运的是,伤势并不严重。

1853年,沙皇俄国发动了反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克里米亚战争。为了防止俄军过度扩张,英法出兵增援土耳其,战争扩大,几乎成为欧洲所有大国的角力场。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战争形势,《泰晤士报》于1854年派出了已经有过战争报道经验的罗素。

在克里米亚战争的战场上,罗素一开始和其他记者一样,是跟着军方的宣传指挥棒走的。但很快,他就开始写一些“离谱”的报道,揭露战场上的负面信息。他在报告中揭露了大量英军减员的尴尬,描述了数百名英军骑兵被俄军炮火射杀的血腥场面,写了野战医院最常见的医疗设备的悲惨缺乏;大量伤员没有经过任何治疗就死亡了。

拉塞尔的报告给贵族妇女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组织救护车队前往克里米亚前线帮助伤病员,推动了现代护理体系的诞生。正是因为罗素的报告,英国人民掀起了一场政治运动,更换了不负责任的指挥官和首相,为部队提供了更好的装备和补给。最终,克里米亚战争以英法击败俄罗斯而告终,罗素回国时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人们说他“唤醒了英国人民的良知,使他们同情英军的苦难,从而挽救了派往前线的部队。”

此后,罗素还报道了20世纪50年代英国军队镇压印度士兵起义和意大利独立战争,20世纪60年代美国内战、普鲁士-丹麦战争和普奥战争,以及20世纪70年代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起义。他因此获得了这个称号。

英国首相丘吉尔采访战争时被俘差点被毙

罗素开始战地记者生涯后,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西方国家频繁爆发战争,战前战地记者活跃空。在1861年至1865年的美国内战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记者与拉塞尔并肩作战。马修·布雷迪和他的摄影团队拍摄了数千张珍贵的照片,被誉为战争新闻摄影大师。查尔斯·科芬是唯一一个总是独自报道战争的“孤独的奇迹”。他的笔名“卡尔顿”是家喻户晓的名字。此后的普澳战争、普法战争、苏丹战争、布尔战争、美西战争、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甚至第一次世界大战,都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战地记者提供了活跃的舞台。

其他领域的许多名人曾担任战地记者。比如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21岁去西班牙镇压古巴起义,担任《每日纪事报》军队记者。之后报道了1897年印度加尔各答的反英起义。1899年,丘吉尔前往南非报道布尔战争,差点被枪毙。后来,他设法越狱,成了中国的英雄。丘吉尔借此机会开始了他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政治生涯,成为了一个风云人物。

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短暂人生跨越三次大战

作为20世纪最著名的战争摄影师之一,罗伯特·卡帕短暂的一生跨越了三次大规模战争。卡帕于1913年奥匈帝国时期出生于布达佩斯的一个犹太家庭。他小时候经历过一战和奥匈帝国的解体。他成功地报道了20世纪的许多重要战争,如西班牙内战、抗日战争、北非战争、意大利战争、二战西方战争、法国入侵战争。

战争期间,他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拍照。他的女友格德·达纳在西班牙战场上被一辆坦克撞死。卡帕没有沉没,而是立下野心,用相机作为武器揭露战争,以阻止战争的发展。

1946年,卡帕和志同道合的伙伴西摩和布列松在纽约成立了“马格南”摄影通讯社。他们以无私的热情,不惜一切代价深入战争前线,为新闻摄影的形式和内容树立了新的典范。1954年5月25日,卡帕意外踩到越南的一个地雷而身亡。他才41岁。当时他拿着相机,说要去附近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拍的。很快,他的记者朋友听到卡帕走的方向传来爆炸声,大家都嘀咕着,“卡帕又能抢到好球了。”但是我的夺走了卡帕的生命。同一天,美国晚报刊登了卡帕去世的消息,第二天其他主要媒体也发表了报道。1955年,美国设立了“罗伯特·卡帕金奖”来鼓励摄影记者。

卡帕就像战场上的赌场,不断冒着子弹和子弹,用生命换来照片,每次都孤注一掷。他赢了很多次,最后一次输了。尽管如此,卡帕,这场赌博的输家,仍然赢得了不朽的声誉。

玛丽·科尔文科尔文新闻界“杰克船长”睡觉时身藏手榴弹 战场上失去左眼

新闻界没有女士和先生,女性可以在记者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特长。玛丽·科尔文就是这样一个女英雄。1956年生于美国,是耶鲁大学文学专业的小资产阶级女生。她对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后形势的报道研讨会印象深刻,决心成为一名战地记者。后来,她于1986年加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成为一名资深战地记者。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科尔文参加了许多战争,如两伊战争、巴以冲突、前南斯拉夫战争、车臣战争和斯里兰卡内战...在子弹和武装分子之间穿梭,科尔文冒了很大的风险。2010年,在纪念死去的战地记者的仪式上,科尔文说,“我们的使命是准确客观地报道战争和灾难。我经常问自己,我写的东西值得冒生命危险吗?.....几个世纪过去了,战争并没有显著改变。战场上,炮声依旧隆隆,血肉横飞;战场外妻儿分离;交战双方都不愿透露真相。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做一个战争目击者,告诉人们战争是什么样的。

“付出生命的代价”绝不是一种表达。1999年,科尔文和一群车臣叛军住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手榴弹藏在他下面。2001年,在采访斯里兰卡泰米尔猛虎组织时,她被政府军袭击并抓获。虽然他在美国大使馆的保护下被释放,但他永远失去了左眼。对于女性来说,这真的是一个惨痛的代价。然而,科尔文戴上了海盗式的黑色眼罩,为自己树立了新的品牌形象。2011年,她成为最后一位采访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的记者。凭借在车臣和科索沃的报道,她获得了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的勇气奖。她还因在前南斯拉夫的报道获得了英国“最佳外国记者奖”。

然而,就在采访卡扎菲一年后,玛丽科尔文在2012年2月22日采访叙利亚反对派时被炮击身亡。法国杂志paris match的摄影师雷米·奥其里克(Remy Ochlik)一同遇难,另有三名记者受伤。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当天在国会表示哀悼,科尔文的老板默多克表示,科尔文是她这一代人中最杰出的记者之一。

日本记者后藤健二惨遭“伊斯兰国”割喉

战地记者面临的风险来自多方面,包括恶劣的环境、疾病和事故,以及战争双方火力的分散。其他记者甚至被一些势力直接攻击,尤其是表现出某种立场倾向的时候。其中,日本战地记者后藤健二就是一个例子。

后藤健二生于1967年,1991年从何西大学毕业,成为一名独立的战地记者,并成立了自己的独立通讯社和新闻媒体制作公司。他报道世界各地饱受战争蹂躏的地区,关注处于困境中的人们。他的报道涵盖了塞拉利昂的“血钻”和儿童军、卢旺达大屠杀以及阿富汗人民的现状,受到了广泛的赞扬。

2014年,当后藤健二在叙利亚接受采访时,他遇到了另一位日本人汤川春树。这个汤川是日本右翼极端分子,曾经自残,取了一个女性名字。他于2014年作为雇佣兵进入叙利亚,加入了所谓的自由叙利亚军。结果汤川在8月15日被IS抓获,生死不明。

也许是为了打听这位同胞的消息,后藤健二于当年10月2日启程前往叙利亚。24日,他说:“我要去伊斯兰国。”25日,他在伊斯兰国控制区会见了当地相关人士,随后失去消息。

三个月后,2015年1月20日,IS发布了后藤健二和汤川春树的视频,要求日本政府支付2亿美元赎金。1月24日,一个新的视频出现了,后藤健二手里拿着一张汤川春娜被杀的照片。27日,后藤健二手持约旦空军队被俘飞行员照片的视频再次出现。这一次,伊斯兰国要求他用赛达·里沙维(Saida Rishavi)来交换被约旦政府逮捕的女性恐怖分子。遭到拒绝后,伊斯兰国发布了后藤健二1月31日被斩首的视频。

在后藤健二被绑架期间,网民们开展了声援活动。他们不分国籍,上传照片,手里拿着纸条,上面用英文写着“我是Kenji”,谴责“伊斯兰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美国总统奥巴马、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奥朗德都强烈谴责伊斯兰国犯下的暴行。英国《经济学家》杂志驻墨西哥社长亨利·特里克斯评论说:“后藤先生不是一个普通的记者。当他报道战争时,他没有关注输赢、暴行、地缘政治等。,而是关注那些命运受到战争影响的人,尤其是儿童的生活。他同情战争孤儿。”正如后藤健二在他的书中写道,“唯一的希望是孩子。我们能做的也许是以各种方式向他们伸出援手。”

女记者劳拉·罗根风霜摧折的战地之花

不仅在战场上有危险,在经常发生政治动乱的地方也有危险。伤害记者的不一定是政治或军事派系,也可能是民间乌合之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女记者劳拉·洛根就是这样一个受害者。

劳拉·洛根1972年出生于南非,她从小就被母亲教导要自力更生。罗根做过保姆,餐厅服务员,泳装模特。1988年,她成为南非当地媒体的记者。经过十几年的努力,2002年成为CBS海外记者。

罗根采访过耶路撒冷冲突、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也给了她独家采访。2003年美军攻占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时,她是现场唯一的美国通讯社记者,报道了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雕塑被推倒的历史时刻。

也有同行批评罗根,说她凭借美貌获得了更多的面试机会。据说即使洛根在阿富汗接受采访时,包里也装了很多化妆品。对此,洛根的回答是“长得漂亮不是我的错”。

然而,洛根的成功不仅仅取决于美貌。她在一线采访中非常努力,甚至敢于冒生命危险。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的一次采访中,罗根乘坐的军车被武装分子的反坦克导弹击中,旁边士兵的腿被炸掉,罗根被撕口吐血。随行的士兵打算送她走,但洛根拒绝了。她说,不要打断采访,她只是需要一个冰袋盖住伤口。这种勇气超过了许多留胡子的人。

但是,战争和动荡对女性更残酷。2011年2月初,在阿拉伯之春的影响下,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地位岌岌可危。前往采访的罗根被埃及军方称为“间谍”,被拘留、蒙上眼睛、戴上手铐。获释后,洛根迅速返回开罗,表示不会停止采访,也不会容忍“职业失败”。

2月11日,穆巴拉克宣布下台,开罗中心广场被狂热的反对派分子占领。这时,洛根正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王牌节目《60分钟时事杂志》的采访。突然,洛根和他的团队周围的大约200人开始发疯。罗根被推搡攻击,脱离队伍,然后落入暴徒之手,遭到野蛮性侵和殴打。最后,他被20名士兵和一群妇女救出,第二天飞回美国休养。

战地记者名言

“我像个军人,但重要的区别是我没有枪。”-彼得·阿内特

“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那是因为它们离枪声不够近。”-罗伯特·卡帕

现场的每一分钟,我都想逃离,我不想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我是一个有相机的人。是该按下快门逃生,还是该承担摄影记者的责任?“——詹姆斯·纳希威

“上一步,下一步,每一步都有可能踩到地雷。很多人可能会问,值这个价吗?我们能有所作为吗?眼睛受伤的时候,也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当时的回答是值得的,我现在就来回答。”-玛丽·科尔文

热门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